“从野蛮生长到大浪淘沙”——游戏人的破局之路

  “大浪淘沙沉者为金,风卷残云胜者为王”,每个行业都有一个周期性,从野蛮生长到大浪淘沙,再到最后的“剩者”为王。那么正处于这股浪潮里的从业者们,又该何去何从?

  初次和肖明军交流的时候,得知他已经不在游戏行业了,深感惋惜,但了解到其原因后,又非常赞同他的选择。既然躲不开游戏浪潮的波及,那就不要让职业的天花板来限制自己,反而要学会用个人能力来定义事业。

  在多次的交流和沟通中,肖明军详细地讲述了他与游戏的“恩怨情仇”,这一切的一切还要从选择游戏的那一瞬间说起。

  有人说能把兴趣当成工作是件幸运的事,也有人说这样会毁了自己的兴趣,在我看来,这两种说法都没错。

  相信很多人都和我一样,因为上学时喜欢打游戏,所以一毕业就直接选择这个行业,刚开始我的确很兴奋,这份开心不是来自于上班可以打游戏,也不是公司有一些内部福利,而是因为我终于可以去做自己想做的东西,并且能让更多人玩到我认为比较优秀的游戏。

  可是工作了几年以后,满腔的兴奋感会慢慢褪去,剩下的只有落差。不是因为原本新奇的东西在我眼中变成了一堆数值,而是因为我不得不常常面对一种取舍——要做自己喜欢的还是市场需要的东西,无奈的是,我更多时候只能放弃前者。

  所以假如你现在就打算进入游戏行业,请一定要先做好心理准备,这也许是最好的选择,但也有可能是最坏的选择。

  我身边有很多想入行的新人,都会问我策划到底难不难。说实话,入行不难,但真正能做好的很少。你只要玩的游戏多,会用大部分办公软件就能做,但有时候越是门槛低的行业,竞争力就越大。

  学习能力——不想当程序的策划不是好美术,一个策划如果对本职工作以外的协作部门没有一丁点的了解,那么沟通成本就会成倍增加。

  当然还有很多其他素质和技能,都会提高一个游戏策划的上限,从某些层面说,策划是什么都懂,但并不是什么都精。

  正是因为这一知半解的属性,所以大多数人对于策划未来的发展前景很迷惘,其实不然,如果你只是想到了“策划组长-主策-制作人”这条路线,那么终究是浪费了这个行业可以给你带来的更多可能性。

  人们常说,人生如梦,人生如酒,人生如戏,因为这几样东西都是人生的一个缩影,淡水桑拿社会的一个折射。其中的戏原本指的是演戏的戏,但在我看来,游戏也同样适用。

  在亲手创造一个游戏世界的过程中,你会很难得地感受到普通人无法经历的创世过程,就好像把你对这个世界的理解具象化了出来,并且送给更多人去体验、评判。例如NPC的性格、技能的风格、地图的风骨、战场的气魄,都是策划内心的倒影,我们可以利用这独一无二的优势让自己快速成长。

  无数成功人士的经历告诉我们,创业什么时候都不晚,但我们也要明白,那些五十几岁甚至年过六旬创业成功的人士,并不是一蹴而就的,成功背后是他们不知道多少年的积累,试错,失败和重生。

  所以我们只能谈谈什么时候最适合创业,抛开王校长这种先天的条件,咱们普通人还是不建议太过于太早。不过我认为的时机成熟,不只是你有了足够的阅历、人脉、资源,更重要的是你要想清楚自己为什么要创业。到底是想一步登天,财务自由,还是了却一个心愿,完整自己的人生,这方面也准备好,才是真的到时候了。

  创业时能找到“三观一致”的合伙人很重要,选对投资人更重要。投资人一般都具有一定的资源和渠道,但是心态却不相同。你要看投资人究竟是只想尝试一次,还是把游戏当作事业来耕耘。前者更像投机,结果很可能是浪费他的钱和你的青春,后者才是能够一起走下去的人。

  我的创业经历整体来说是一次,但是可以分为两个阶段:第一个阶段是初期做卡牌游戏,由于经验不足而失败了,几乎是亏了个精光,第二阶段就是我们将目标转移到棋牌游戏上,后来成功了。

  这里我不想说是如何成功的,因为能够成功是多方面的因素,没有谁能复制谁。我想说的是两个阶段之间,我是怎么过来的:

  但这一切都是基于一个前提,就是我们在第一个项目学到了足够多的东西。虽然那个项目失败了,但是我们的产品品质还是过硬的,团队磨合也到位,我清楚地知道我们距离成功还差了些什么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

  如果失败后盲目地挽救,就像赌博输钱后盲目地想翻盘,结果很可能是输得更多。如同炒股,如果没有足够的把握,及时止损才是更明智的选择。

  在我创业小有所成之后,突然转行选择找工作,经常会有HR问我,很多人创业之后就没法安心上班了,你怎么觉得?

  首先我已经用这多半年的经历证明了,创业是可以沉淀一个人,让心态更加沉稳,甚至返璞归真的。但是也不可否认有很多创业者被创业这件事毁了,他们不甘心重归平凡,无法安下心来重新做好某一块的工作。所以这类人的心态是不适合创业的,不能接受失败和起伏,就没法成功。

  除此之外,还有很多人好奇我为什么要选择转行,这个说起来就比较早了,大概在去年三四月份的时候,国家已经表现出了对游戏行业的政策收紧,尤其我们当时在做棋牌游戏,虽然本身不涉及赌博,但是存在被违规玩家连累的风险,所以当时决定见好就收,静观政策洗牌。

  每个行业都有它的周期性,在狂热之后必然需要制定规则,剔除劣币,这才是长久健康发展的必然过程,这时我也需要跳出圈外,对自己十一年的游戏经历进行反思和审视。

  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几乎全新的行业,虽然跟游戏行业有业务上的交集,但是音视频的产品经理和游戏的制作人在职责上还是有区别的。我个人总结下来主要是:制作人更偏向于去思考如何把东西做好,而产品经理更注重整个过程,包括为什么做,做什么,如何做,做完之后如何改进,使之更受欢迎。

  不过在洞悉用户心理方面,游戏行业的经验完全可以触类旁通,甚至是一种优势。借助这种优势和创业的管理经验,我在新公司三个月从产品经理做到项目经理,并且打造了公司的几款标杆产品。

  得益于游戏行业的积累,在市场、功能、需求和大趋势之外,我们更擅长如何吸引用户,留住用户,并且让用户愿意付费,这是一种对人性本能的熟悉,与冷冰冰的市场数据形成难得互补。

  很多时候决定你这份工作能否做好的,可能不是你的知识、技能甚至也不是学习能力,而是你的主观能动性。游戏这个行业很广阔也充满未知,如果你已经找准了方向,那就欢迎你加入进来,一起来分享属于游戏人的痛苦折磨与快乐。

  后记:像肖明军一样选择转行的游戏人,国内有很多,但如他一样,转行以后仍能和游戏行业挂钩的人很少。当我们像肖明军一样在自己擅长的领域遇到天花板时,不要急于做出选择,好好思考一下,自己应该怎么利用之前积累的经验,在一片新天地中闯出一番事业。另外,我们也希望游戏人这个群体,可以有一个更好的生存空间,能够做出令世界都期待的好游戏。